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

国内

长春网 国际 国内 时局 热评

辽宁阜新万人坑幸存者家属讲述“人肉开采”▏万人坑 高多贤 高庆

摘要:在刚刚修缮过的阜新万人坑死难矿工纪念馆内,面对累累白骨,83岁的高多贤回忆起父亲当年在矿上死里逃生的经历,老泪纵横。长期研究日本侵华史的辽宁省委党校教授

原标题: 宁阜新万人坑幸存者家属讲述“人肉开采”

  宁阜新万人坑幸存者家属讲述日本侵略者“人肉开采”

  “这里埋着我的工友和乡亲,也给我留下终生难以磨灭的记忆和身体上永远的伤痛。”这是高庆岐生前经常对儿子说的话。

  在刚刚修缮过的阜新万人坑死难矿工纪念馆内,面对累累白骨,83岁的高多贤回忆起父亲当年在矿上死里逃生的经历,老泪纵横。

  当时,还只是孩子的高多贤,亲眼看着父亲被日本人抓去做劳工。“那情景一辈子都忘不了。”

  1944年,高多贤家住的村子——锦州义县刘龙沟乡高家沟村里来了日本人,挨家挨户的给老百姓照相。

  “起初,村里人搞不懂日本人为什么要给他们照相。”高多贤说,后来才知道日本人的险恶用心,照片是用来抓劳工的“证据”,即使抓到的劳工跑了,也能拿着照片找到他的家人。

  在日本人给高多贤一家拍完了那张所谓的“全家福”后,高多贤的父亲高庆岐、大伯和叔叔都被日本人抓了到了阜新太平矿(今海州矿)做劳工,开始了“拿命换饭吃”的非人生活。

  长期研究日本侵华史的辽宁省委党校教授李秉刚说,1936年10月1日,日伪“满洲炭矿株式会社”成立“阜新矿业所”,开始全面掠夺阜新煤炭。

  日本侵略者在生产上奉行“以中国劳工生命攫取资源”的政策,“要煤不要人”。他们通过把头招骗、摊派劳工、抓捕战俘和平民百姓等手段,每年弄来几万人下井挖煤。

  现藏于辽宁省档案馆的“国民政府东北行辕审判军事法庭对日本战犯的判决书”中,详细记述了萩原四郎任伪满阜新县参事官期间,强征“一万六七千人送往阜新煤矿充当劳工”的犯罪事实。

  “只要多出煤,死人不死人全然不顾。”李秉刚说,由于没有安全措施,冒顶、透水、瓦斯爆炸等事故频繁发生,吞噬了无数中国矿工的生命。仅阜新“万人坑”遗址就埋葬死难矿工7万余人。

  阜新“万人坑”遗址原是日本侵略者于1940年征地20多万平方米设立的墓地。迄今为止,这里已发现受残害矿工遗骨7万具,是日本侵略中国、掠夺中国矿产资源的历史罪证。

  2014年,在国家及省、市各级政府重视和支持下,阜新“万人坑”死难矿工纪念馆进行了大规模的维修与保护,新建了陈列馆,依据原址原貌重修了纪念碑,新馆于2015年8月15日正式对外开放。

  高多贤说,父亲高庆岐每每回忆起那段过往,就像做了一场噩梦。他们住在低矮潮湿的工棚,工棚外的围墙上拉着电网,24小时都有警察看管。“工棚是用秫秸席搭的,不遮风不挡寒,父亲和50多名劳工就挤在铺着草的地上睡觉。吃得是橡子面窝头,又苦又涩,不少劳工因此胀肚而死。可有的时候光叫干活,连顿橡子面窝头都不给。”

  “在这样恶劣的条件下,父亲和其他劳工每天要在矿井下工作十多个小时,脚步稍慢一点,就会挨工头的皮鞭。”高多贤说,更要命的是矿井事故频发。高庆岐到矿上4个多月后,就遭遇了冒顶事故,被一块巨石砸伤了后腰。

  高庆岐受伤后,日本人不仅不给他看病,也不准他养伤,致使他的腰落下终生残疾,再也挺不直了。因为不能干活,日本人就把他调到太平矿日本人公寓做杂工。在每天上下班的路上,高庆岐都会看到“日本人用马车把一车车死人拉到公寓附近的沟里埋掉”。高多贤说,高庆岐曾亲眼见过有的劳工根本没有死,就被日本人扔到沟里活埋了。

  李秉刚说,1936年至1945年,强募到阜新地区的劳工达50余万人,其中约10万人因饥饿、伤病、瘟疫、事故、迫害等原因死亡。

  1945年2月,高庆岐的哥哥和弟弟趁日本人不注意跑了出来。他们找到高庆岐,哥仨儿最终逃离了日本人的魔掌。

  1952年,高多贤来到阜新工作,,高庆岐每年来探望儿子时,都要到当年埋葬了数以万计矿工尸骨的“万人坑”遗址去看一看。(记者徐扬 赵洪南)

wx_logo

2018-08-31 网络整理